Epic回应《地平线黎明时分》涨价先别买!在调查

继之前《地平线:黎明时分》在Steam国区价格上涨后,今日Epic商城也出现了本作涨价的情况。原本预购价格为25.99美元(约合183元人民币),今日上涨至39.99美元(约合283元人民币),涨价了约100元人民币。而现在Epic官方的回应来了。

Epic商城官方微博表示:“我们发现今天《地平线》在国区突然涨价到39.99美元,我们正在调查,请暂时不要在这个价位购买。”

△2020年2月17日,突尼斯非中合作与发展投资协会向武汉市捐赠了10万只口罩,汪文斌等人见证了有关物资交接启运

公开报道显示,今年6月,汪文斌刚刚离任中国驻突尼斯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

1983年,中国外交部正式建立发言人制度,是中国最早建立发言人制度的政府部门。当年3月1日,齐怀远作为第一位正式发言人出现在中外媒体面前。

汪文斌出生于1971年4月,今年49岁。

值得一提的是,汪文斌还曾于2004年至2006年任国务院办公厅秘书。

汪文斌在2018年4月出任驻突尼斯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这也是他首次担任驻外大使。

1997-1999 外交部西欧司随员、三秘;

1999-2002 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三秘、副处长、处长;

与此同时,汪文斌的驻外经历也很丰富。1994年至1996年,他担任驻塞内加尔共和国大使馆职员;1996年至1997年,担任驻杜阿拉领事馆职员、领事随员;2006年至2010年,他出任驻毛里求斯共和国大使馆政务参赞;2017年至2020年,他出任驻突尼斯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

现在,中国外交部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每个工作日都例行开新闻发布会的外交部门。根据惯例,外交部设有三位发言人,由新闻司司长和两位副司长兼任。

2019年7月18日,现任外交部北美大洋洲司司长陆慷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宣布,离任新闻司司长、发言人。

在耿爽离任一个多月后,随着汪文斌的履新,外交部发言人重回“三人团”。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地平线:黎明时分专区

此后,汪文斌又多次接受当地媒体采访和发表署名文章,介绍中国抗疫经验和国际抗疫合作相关情况,并反对将疫情政治化、污名化。

看起来Epic官方对于这次《地平线:黎明时分》的涨价也没有提前知晓,调查的结果应该会在不久后公布。如果大家不是非常着急的话,可以等等Epic官方之后的消息,不需要现在就购买本作。

拜会中,汪文斌还介绍了中方关于涉香港国家安全立法有关立场,强调中国政府将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切实维护国家安全,保障香港长治久安和经济社会长期繁荣稳定。

1996-1997 驻喀麦隆杜阿拉领事馆职员、随员;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其中1999年2002年,他先后担任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三秘、副处长、处长;2002年至2004年,他担任外交部办公厅一秘、参赞。这意味着,汪文斌至迟在31岁已经是正处级,至迟在33岁就已经是参赞衔。

1994-1996 驻塞内加尔使馆职员;

2002-2004 外交部办公厅一秘、参赞;

发言人团队“两进两出”

2006-2010 驻毛里求斯使馆参赞;

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中突两国相互支持。突各界人士以各种方式表达了对中方的慰问支持,中方也尽己所能以帮助突方战胜疫情。

5月下旬至今, 香港国安法从提出、制定到通过、实施都举世瞩目。

2020年6月5日,现任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不再担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发言人。

此次就任新闻司副司长,汪文斌实际是“重返故地”。1993年至1994年,他最开始进入外交部就是在新闻司当科员。此后,汪文斌又陆续在西欧司、办公厅、政策规划司等部门工作。

汪文斌,男,1971年4月生,安徽人,大学本科毕业。

2月12日,汪文斌作客突尼斯国家电台法语频道,就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方采取防控举措、中突合作等接受直播专访,专访的视频、音频在该电台脸书帐号同步播出,覆盖听众、观众近7000人,引起积极反响。

4月1日,汪文斌在突尼斯最具影响力的经济类期刊《马格里布经济学人》上发表了题为《战胜疫情》的署名文章。文章最后说:“突尼斯民众曾经高呼‘武汉加油’,现在我们要说‘突尼斯加油’,让我们共同期待早日迎来欢庆胜利的时刻。”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出现,引发世界关注。

2020年2月24日,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赵立坚作为第31任发言人首次亮相蓝厅。

2010-2017 外交部政策规划司参赞、副司长;

2019年7月至今,外交部发言人的团队已经“两进两出”。

今年6月1日,汪文斌辞行拜会突尼斯外交部长努尔丁・拉伊。

2020- 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

5月27日,突尼斯主流门户网站Kapitalis刊登了汪文斌题为《维护香港国家安全立法必要且合法》署名文章。文中指出,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香港形势发展所需,此举是堵塞香港国家安全法律漏洞、切实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的必要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