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血的独角兽挥向投资人的镰刀

好久没有更新独角兽系列了,这次是独角兽系列第五篇。

之前的4篇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已经看不到了,也成功得罪了一大票人。

最近被爆出资金链断裂,疯狂裁员的某连锁生鲜电商,其实就是因为管理层疯狂吃采购吃的太多了,窟窿太大补不上。

例如办公耗材采购,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

创业是为了能够获得超额的金钱回报,起码要比上班强。

某国内前5的大厂,就很喜欢做这件事情,猎头们很讨厌他们,总是白嫖。

所以有的创业者,就开始动心思了。

一般来说,去投放APP推广,往往都是按照CPA(用户注册)和CPS(用户发生业务)来结算的,但是这里面就有很多门道了。

至于变现方式是通过下一轮融资,二级市场(变现),被收购,合并,还是创业者回购,这个其实不重要。

例如合作协议上是年薪的25%,私下协商数字是15%,那候选人年薪的10%,就可以流入私人的腰包。

至于赚谁的钱,其实并不重要,不是么。

于是镰刀开始挥向投资人。

或者领导的某个远方亲戚直接就入股了这个公司、

不管怎样骗投资人的钱,最终一定要把钱干净,要多走好几道账才可以,最好这几道关联方还要互相之间没有强相关。

讲完实物和人的采购,我们再来讲讲别的,和业务有关。

答案一定是,要把骗钱这种行为本身,掩盖在真实的业务逻辑中,只要掌控其中的几个关键节点就好了。

而且最后收购的时候还还敲了收购方一大笔竹杠,真心厉害。

如果创业公司一路发展顺利,大家都开心。

所以投资人的股权条款和打款方式会很苛刻,往往还连带有与创业者个人绑定的一些担保措施,有的还有业绩对赌协议。

这类广告根本无法量化效果,广告公司成本极低,但是又死贵,所以是吃回扣的重灾区。

首先必然绕不开的,就是广告投放。

资本的钱通过专业的投资人之手投给公司,其目的是用于公司运营和增长,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与业务规模,然后可以在下一轮估值中让公司股权变得更加值钱,实现让自己获益的目的。

每一家广告公司,都有专门的预算来应对甲方的吃拿卡要,这算是业内常识了,更厉害一点的,要数视频制作公司和策划公司。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部分“聪明”的创业者,发现了一个问题。

广告投放中,又以电梯,写字楼和公交站牌这种广告为首。

就连投资人也一样,绝大多数投资人募集的第一期资金,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期资金。

再然后,就是调整候选人的年薪,在不违反常理的情况下(1W变3W就很沙雕),把候选人的年薪做高,这样总体的回扣数字也会增加。

每一个光鲜的创业者背后,起码有几万甚至几十万完犊子了的创业者。

如何通过正常的业务行为,来黑掉投资人的钱?这才是真正的洗钱大头。

当和猎头公司达成一致之后,就要在候选人这里动手脚了。

招聘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出现贪腐空间的领域。

第一步,要和猎头公司的老板达成一致,这个费用到底是怎么算,一般合作协议都是正常的,只不过私下会有返点。

首先我们要澄清,投资人不是天使,更不是慈善家,投资人的目的也是要赚钱的。

未来想要丢垃圾,具体要怎么分?条例将生活垃圾分为四类,菜叶果核、剩菜剩饭是厨余垃圾,废纸塑料,玻璃电子产品是可回收物、废电池、废温度计、废药品、废油漆是有害垃圾,不包含在前三类中的生活垃圾是其他垃圾。同时,在范围上,《条例》规定垃圾分类将在北京市所有单位、社区、乡村、公共空间全面推行。

这篇文章,就写一点他们的故事。

当然,投资人本身也要对自己投出的钱负责,那是他们从上游资本融来的钱。

在机制上,垃圾分类将不再停留在对各区街道、社区、单位等,而是更加注重能够切实促进源头减量和资源回收的制度建设,成为长效性的。包括提出要逐步的实行生产者责任延伸的制度、差异化收费制度,那么这些都是属于垃圾分类的深水区,已经为将来长效机制的形成在法律当中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资本打钱,往往都是打到公司对公账户的,直接把这些钱往私人账户里转的话,是风险非常高的。

当一部分创业者开始这样思考的时候,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

如果要贪资本的钱,要怎么骗,才能成功率最高?并且风险最低?而且洗的最干净?

现在的做法一般都是价格本身正常,但是批量采购没有明显的单价降低,吃这部分价格。

毕竟监狱里是不需要花钱的,管吃管住。

由于互联网人的薪酬普遍较高,所以这其实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

公司运转的每一天都是烧钱,大多数互联网项目根本都不赚钱,别说财务自由了,眼瞅着抽烟都不敢抽贵一点的了。

而且这么做还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别人,买人就是要大方,给够钱才能好好工作。

各种涉及地推的公司中,物料贪腐是重灾区。

业务是正当的,逻辑是流畅的,资金流是隐蔽的,这样做才好。

记者 杜希萌​​​​

很多公司都有指定合作的耗材公司or打印公司,往往这些公司的利润里面,会有公司领导的一部分。

有时候互联网从业者的高工资中,有多少是投资人的泡沫,多少是猎头和公司的心照不宣,这个比例其实非常心照不宣。

直接这么做的憨憨,往往快速实现了财务自由。

既然创业的本质目的是为了钱,那是不是只要赚到钱,就达成了目的呢?

投资人这也算是为艺术买单了,支持艺术,人人有责。

采购,永远是最肥的,这是一个真理。

刚出问题的那家生鲜电商,开给员工的工资就很夸张,猎头回扣,也很夸张。

在这个过程中,公司获得了发展的钱,投资人的股权实现了增值和变现,大家都好。

以往,最打击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的,是自己做好分类投放的垃圾被统一收运的车辆混装拉走,在这种情况下,无论社区挂条幅,发倡议,还是换垃圾桶,都无法提升居民分类垃圾的亿元。此次新发布的《条例》明确要打通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的完整链条。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李如刚承诺,相关配套工作将在明年条例实施前完成:

往往就连地推人员本身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物料。

除了极少数人是真的为了所谓梦想或者改变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是在为了金钱而努力。

现在小部分投资人也聪明了(大部分都不怎么聪明),你非得用特别贵的商家,也会来查你或者要求给解释的。

只要没法被估价,就有操作空间。

不过没关系,这个系列还是会写下去的,毕竟互联网公司的各种有趣的破事儿,永远不会少。

18号,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发布,并将在明年5月1号起正式实施,这标志着北京市生活垃圾分类将正式步入法制化、常态化、系统化轨道。那么,条例具体做出了哪些规定?又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北京,准备好了吗?

开公司必然是有办公采购耗材采购需求的,打印纸张,签字笔,定制各种KT板,海报,传单,横幅等等等等,那么从哪里买这些东西,就很重要。

而且这种物料贪腐投资人是查不了的,投资人这么忙不可能天天盯着你地推发了多少传单,用了多少海报的。

各路公司上市财务自由的传奇,刺激着每一个创业者。

简单说就是用机器人和接码平台来注册APP,最终形成有效注册,如果企业提供大额优惠券,那么CPS下单也可以做。

既然物料采购是可以贪腐的,那么人的采购,为什么就不能呢?

我见过大量公司破产清算,但是创始人越来越富的情况。

因为广告投放本身多少还是有一个模糊的市场价的,而策划和视频制作的费用,则是一个完全无法被估价的东西,创意值多少?创意你懂吗?艺术你懂吗?艺术就是贵。

整个采购体系都是自家人,从农产品原材料,到门店装修物料,到地推物料,到办公耗材,到顾问费,每个环节都有大量的吸血鬼存在,连旗下门店的流动资金都不放过,导致虽然天量融资,但依然难以继续。

但如果一路顺风,那往往不是创业,那叫捞钱,绝大多数中小企业不能挺过头3年,这个成功率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如何动手脚?其实很简单。

核心指导思想就是把钱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花掉,然后用隐蔽的手段把花出去的钱收回到某几个人手中。

那么猎头费用要如何吃掉呢?

不赚钱大家浪费时间精力干什么?忙着人工降雨么?

为钱创业,当然没有什么不对,这是天经地义的,商业公司不讲究利益才是真正的犯罪。

回到创业者角度,一旦公司不顺利,眼瞅着靠股权变现无望,业绩对赌难以完成,但成本不低。

其次就是把其他猎头推荐过来的人,挂到一个有回扣的猎头公司名下,具体操作就是从A猎头看到这人的简历之后,把信息透露给B猎头(有合作回扣),让B猎头依据简历信息找到这个人,然后走B猎头的渠道,给A猎头说已经被别人抢先推荐了,或者命中内推去重了。

一笔百万级的广告投放,能返利返到30%以上,如果是长期客户投大金额,返利返到50%以上也不是什么问题,毕竟没有什么成本。

广告投放属于典型的高金额,弹性成本,效果成迷,但刚需的项目。

不然到最后一定会倒霉。

毕竟公司这种组织架构,稍微动点小心思,创始人从中搞点钱,吃投资人的蛋糕,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只要有收费,只要成本不透明,就有操作的空间。

新修订《条例》明确,产生生活垃圾的单位和个人是分类投放的责任主体,其应当按照生活垃圾分类标准投放垃圾,明确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责任人,对不按规定投放垃圾的有权要求改正。拒不改正的,将受到最高200元的罚款。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固体废物控制与资源化教研所所长刘建国教授认为,这将极大地提升垃圾分类推进的成效:过去让大家做垃圾分类好像是好人好事,很大程度上它是一种政府大包大揽的一个操作,那么这次垃圾分类条例的修订,构建的是一个多元共治、社会协同的这样的一个系统,就是我们的居民、政府、企业社会组织,都要在垃圾分类当中承担一定的责任。

公司运转总要招人吧?互联网公司总归是要用猎头吧?猎头总是要收费吧?

首先就是正常社招or内推合格的候选人,走合作猎头的方式入职,就是把一个没有猎头费用的人,挂到猎头那边吃费用。

然后在采购量上做手脚,原本只需要1000份物料,但是采购了3000份,多出的采购量,激进点的直接是空气,要钱;保守点的是确实做了3000份,但是只有1000份是正常版,剩下的2000是原材料缩水版。

公司一路发展顺利,才是真正的小概率事件。

尤其是大量投资人本身也不怎么专业,都是一群高学历刚毕业的小朋友,讲讲理论还行,真到了实战上,对于社会险恶往往一无所知。

要知道办公耗材的成本是非常低的,打印店的毛利率往往很惊人,这些毛利率里,就藏了很多的猫腻。

当然,这些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以及母基金(投资人上游)的利益,无可厚非。

和此前已经实施垃圾分类的上海一样,北京的新规也重点给一次性用品带上了“紧箍咒”。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城市建设环境保护办公室主任郝志兰说,这将有助于“源头减量”:商场和超市禁止使用超薄塑料袋,而且也不免费提供塑料袋。对于餐饮、外卖、旅馆等提出不主动提供一次性用品,设定一种梯度的处罚措施,首次违法的就执法部门处5000远到10000元,再次的从10000元到50000元。

如果从用户手里赚钱不容易,那么从投资人和资本手里捞钱,不也是一样的么?

除开楼宇广告这种典型的坑之外,流量广告和地推结算,也存在大量回扣行为。

过去有些公司做的比较过分,例如已经某被巨头收购的,布局全国的某上海O2O公司(更细分一点你们就知道是哪家了),曾经一切耗材(包括城市运营的地推)指定在某供应商采购,外面市价1块钱的东西,那家供应商要2块甚至3块,持续了整整3年,虽然这家公司从头到尾都没赚钱,但是不妨碍老板赚了大钱。

渠道刷注册量,是一个被默许的行为。

除了地推物料之外,原材料采购也是一个重灾区。

一般来说,每通过猎头招聘成功一个人,都要给猎头公司一笔猎头费用,一般是年薪的15%到30%之间,看具体条件谈判。

说到互联网创业,大家没日没夜在可劲儿的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