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美国还能留学吗

新华社华盛顿7月15日电(记者徐剑梅)面对各界强烈反对,美国联邦政府7月14日撤销了一周前推出的留学生签证新规。很多在美求学的国际学生暂时松一口气,不必在“保命”还是“保签证”之间二选一了。

不过,新冠疫情冲击依然猛烈,美国政府仍有可能调整疫情中的签证政策,给留学美国的前景增添更多变数。这也是占美国高校国际学生三分之一的中国留学生逃不开的现实。

在克利夫兰的读博“预备生”担忧,长时间上网课可能会对留学生学业、生活带来不小伤害,毕竟许多留学生年纪尚轻、自律能力不足,他认识的一些在美留学生居家避疫后,长时间沉迷于网络游戏。

这的确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美国新冠疫情依然严峻,签证政策变动又折射出美国政府的排外心态,令不少人以“最惨留学生”自我调侃。

一些已经在美求学或准备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在采访中告诉新华社记者,当前,留学美国成了一个依然令人心动却又格外艰难的选项。他们吐露的彷徨、疑惑、担忧很具有代表性。

陈桂亚介绍,武汉洪峰,事后来判断,12日晚23点武汉的水位为28.77米,判断是洪峰。但13日白天一天都是在高水位运行,上午10时汉口水位仍然在28.77米,14时、15时都为28.76米,21时为28.73米,所以判断武汉的洪峰是一个比较胖的,也就是说洪峰13日白天都在过。为什么这么胖?因为三峡一直控制在同样一个流量,也就是1.9万,比较稳定,另外沉积出湖的水量也是相对稳定,所以说造成了武汉的洪峰比较平缓,这是比较正常的情况。

排外态度令人失望,但留学仍具吸引力

凯斯西保留地大学的受访学生认为,对身在国内的留学生来说,要缴纳高额学费,还得半夜起床上网课,但学习和研究资源比起在校学习面临很多限制。他们还希望,经过签证新规风波,美国政府能更好地保护留学生正当权益。

美国近期留学生签证政策的变动,尤其令她担心留学生活不能尽如人意。她说,美国政府随意出台的政策会对留学生的个人生活造成严重影响,给她一种“任人拿捏”的感觉。从目前来看,留在国内可能是更稳妥、更安心的选项。

一些中国学生也在担忧和思考,疫中留学,价值会否打折扣?

据她介绍,与她同时被录取的同学大多选择接受上网课,也有人考虑推迟半年或一年入学。但她个人认为,上网课“损害留学体验”,与她想要探寻未来更多可能性的初衷不符。她希望疫情过后留学,也希望不管局势变化,能对自己命运有更多“掌控权”。

陈桂亚介绍,今年整个长江干流大部分站点的水位都比1998年低,可能到了下游的控制站大通水文站,这里的水位应该说现在正在过峰,要接近1998年,比1998年略低,经过1998年以后,长江中下游干流3900多公里的干堤都达到了规划的设计标准,也就是堤防建设已经达到了实际的标准,因此现在的堤防和1998年相比,它对洪水的防御能力已经有根本的改变,所以即使现在发生1998年那样同样大的洪水,像武汉洪峰水位这一次是28.77米,1998年是29.43米,还差七成左右,即使是发生1998年的洪水,现在的堤防来防御这样的洪水,安全能够保证。

白岩松:此前新闻报道洪峰将于13日晚到达长江武汉段,但此后报道洪峰已于12日晚到达武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否也意味着武汉已安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美国疫情反弹和签证政策不确定性的双重夹击下,一些有赴美留学打算的中国学生感到留学前景不明,正考虑放弃或推迟留学计划,留在国内深造或就业似乎成了更稳妥的选择。

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学会统计数据,在2018-2019学年,近110万名国际学生在美国高校就读,其中,中国留学生约占三分之一。

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工作、正准备申请读博的一名中国男生说,疫情和签证政策变动都影响到他的读博安排。虽然他决定读博,但近年来美国政府对在美国高校和研究机构工作的华人学者展开调查,甚至多名华人科学家被捕,这些新闻令不少中国留学生感到不安。

随后,白岩松又提到了网友这几日热议的话题“1998”。白岩松说,长江中下游干流主要控制站点水位是低于1998年,跟1998年进行比较的时候,即便达到1998年的水位,经过20年的进步也可以去应对,现在是怎么研判的?

按照被撤销的美国政府签证新规,只上网课的留学生不允许在美居留。正在美国俄亥俄州凯斯西保留地大学读大三的两名中国学生告诉记者,校方通知在美国境外上网课也有签证失效风险,使得许多暑假前回国的留学生已打算休学一年,另一些人虽想返美继续学业,但因美国疫情严重而遭到家长反对;身在美国的学生中,有些已开始准备防护装备应对线下课程,有些则迫于美国疫情现状而打算回国。

她对赴美留学前景感到“很迷茫、看不清、选不好”,既不想放弃已经着手的留学准备,又担心今后留学之路可能更加坎坷,“一步走错”影响自己的人生。

美国还能留学吗?听听他们怎么说——

虽然“一刀切”新规已被撤销,但他们认为,留学美国的不确定性仍在增加,而新规折射出美国政府的排外态度让人非常失望。

留学前景“看不清”,暂留国内似更稳妥

上海一名原定今年秋季赴康奈尔大学读研的女生告诉记者,虽然康奈尔大学允许今秋入学的国际学生留在本国上网课,但她还是决定放弃,计划先在国内找单位实习,明年再重新申请留学,同时也做好在国内工作的准备。

武汉一名大三女生正在国内名校保研和申请赴美留学之间徘徊。她告诉记者,身边有留学打算的同学目前一半以上选择暂时放弃。美国政府一些政策令很多准备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寒心,他们担心留学生可能成为被轻易牺牲的棋子。

不过,在他看来,在美求学仍颇具吸引力。回顾六年留学生涯,学业之外,他觉得最大的收获是培养了自律和人际交往能力,学会平衡和管理自己的生活。

一名在纽约留学的中国学生告诉记者,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各种学期内交流、实习项目纷纷遭到取消。另一方面,学校改成网上授课后,春季学期课程不再评定GPA成绩,而只是简单判定“通过”和“不通过”,学业要求降低也令部分学生不由自主地有所松懈。

关于武汉是否安全,陈桂亚说,洪峰虽然在通过,但武汉(包括湖北从监利以下),湖北有接近600公里的长江干流河段的堤防,水位都比较高,也就是说高水位在警戒水位以上还要持续十天左右的时间。高水位时间较长,并不是说洪峰过了就是安全了,就没事了,在退水比较缓慢,高水位持续时间长这种情况下,江堤也容易出现一些小的险情,所以说我们还是继续要做好巡堤查险以及值班值守,遇到一些小的险情要及时的发现,及早的处置,不能因为小的险情而酿成大的险情,形成洪灾,各地应要高度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