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教育交流不应该政治化

国际教育交流不应该政治化

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入境和海关执法局6日发布通告说,2020年秋季学期的留学生如果仅上网课,将无法取得赴美签证或维持当前签证。签证新规一经公布就引发多方批评,被指“残酷且毫无必要”,是通过向学生施压迫使学校当局尽早重开校园。美国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8日提起联邦诉讼,以阻止美国政府实施将令部分留学生面临被迫离境风险的签证新规。

随后,波音公司发表声明称,已将报告中的许多改进意见和内部审查结果纳入737 Max机型和飞机总体设计流程。同时波音表示,737 Max机型的设计修改已接受了公司内外的严格审查,进行了超过37.5万小时的工程测试,并进行了1300次试飞。一旦FAA和其他监管机构确认737 MAX可以安全复飞,它将成为历史上受到最严格审查的机型之一。

      电影《喜宝》由北京轴心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北京日光鼎盛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北京环鹰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

2019年3月1日,波音股价达到历史高位为440.62美元,随着空难发生飞机停飞再加上今年的新冠疫情使得波音股价一路下挫,最低值为95.01美元,近期有所回升截止发稿时其股价为167.46美元,大概是其2017年1月时的股票价格,股票跌幅达62%。

(本报华盛顿7月10日电 本报驻华盛顿记者 汤先营)

签证新规是对中美教育合作的又一次打击。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和国会频频对中美教育合作发难,导致两国人员正常的留学、访学活动受到干扰。中美在教育领域的合作交往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教育合作在推动中美友好交往中起到了积极作用。美国政府将教育交流政治化害人害己,是逆潮流而动之举。

短期内737 Max很难获得复飞许可,长期来看如果波音复飞了,消费者还会对波音抱有多少好感呢?想要挽回损失的声誉,需要付出多倍的努力。

如今,波音737 Max已经停飞18个月了,从短期来看复飞依然无望。

不过声明中并未回应报告中提出的提起问题,如知情不报等。

当然,需要赔偿的还有从波音订购了737 Max飞机的各大航空公司。据此前的保守估计,波音公司将向全球赔付超过50亿美元,但如今再加上波音知情不报只怕赔偿会更多。

据悉,此次交通委员会的调查持续时间18个月、涉及5场公开听证会、24次问讯,公布的报告长达238页。

也就是说,狮航与埃航发生的两起惨剧是本可以避免的,这一点上波音公司难辞其咎。

在听证会上,波音被曝出,早在2016年,就已有员工发现波音 737 Max 系列客机的飞行控制系统存在严重问题,但波音直到2019年10月才向监管部门汇报。

去年10月,波音CEO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先后接受了美国参议院与众议院两轮听证会,其中众议院的听证会长达5个半小时。在听证会之前波音董事会曾临时召开电话会议,随后董事长兼CEO丹尼斯・米伦伯格就被免去了董事长职务,要是知道,数十年来波音董事长和CEO都由同一人兼任。

报告指出,波音在试图赶上空客的过程中,偷工减料,并向监管机构施压,要求其忽视新设计的某些方面。同时报告还批评美国的监管机构过于关心、取悦波音,以至于无法实施适当的监督。

波音大幅减少飞行员在Max机型上的受训时间和所必需的监管测试,并成功说服FAA不将防失速系统列为“安全关键”系统,许多飞行员在驾驶Max之前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

近期美国政府和国会频频对中美教育合作发难,导致两国人员的正常教育交流、访学活动受到干扰。5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公告,禁止与“中国军民融合战略”有关的中国公民持学生或访问学者签证进入美国的大学攻读研究生或者从事博士后研究。无独有偶,来自阿肯色州的保守派参议员汤姆·科顿提出禁止中国留学生来美学习科学、技术、数学等专业。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政府预计将对允许国际生以学生身份就业的选择性实习培训计划(OPT)进行限制。美国多数高校对此表示担忧,认为美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人员来美学习交流,实际上会扩大打击范围,将中国的顶尖科研人才拒之门外,危害美国的高等教育和科研水平。

再来看看波音的业绩情况。今年二季度,波音录得营收118.07亿美元,同比下降25%;净亏损为23.95亿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29.42亿美元,亏损有所收窄。

刚刚结束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的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王星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中美教育合作遭遇“逆流”,教育交流已被政治化。美政府限制中国学生、学者的签证显示出近年来美国对于中国崛起的不自信心态,将可能导致众多中国优秀学生不再将美国作为留学首选地,即便在美国未被驱逐的中国留学生也将难以安心从事科研工作。王星星指出,中美在教育领域的合作交往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与两国政治关系的起伏较大不同,过去40年来中美在教育合作领域的波动性相对较小。教育合作在推动中美友好交往中起到了积极作用。王星星认为,中美教育合作的内生动力强大,未来合作的潜力和空间仍然巨大,并能继续为推动双边关系健康发展发挥积极影响。王星星通过在美访学以及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工作的经历感受到,美国高校不同于政府,他们对华交往合作的态度是相当开放的。最近两年美国多个高校,包括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莱斯大学等学校的校长,纷纷发声欢迎和支持包括中国学生在内的国际学生和学者。比如哈佛大学校长巴科就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以及信件中明确表示对中国留学生的欢迎态度。王星星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研究院的前同事就很愿意与中国学者交流和讨论,愿意倾听中国的真实情况。他们反对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留学生的限制,强调中美之间学术交流与合作的重要性,认为在中美关系紧张时期这种对话与合作显得弥足珍贵。

事实上,正是由于这套系统存在设计上的缺陷再加之飞行员缺乏足够的训练,才导致了两起空难的发生。调查小组基本确认了波音在向全球推出新机型时已经发现了问题,但它故意向飞行员和监管机构隐瞒了这一事实。同时,FAA在737 Max坠机事故中也存在众多监督失误和问责漏洞。

实际上,去年《西雅图时报》就曾报道,“当时波音急于推出737 Max与空客公司竞争,FAA管理层则敦促内部安全工程师将评估工作外包给波音,并迅速批准分析结果。换句话说,本该监管做的安全认证,又被外包回了波音,波音既当裁判又当了运动员。

此前,波音管理人员宣布了将从一项5000万美元的援助基金中拨款,赔偿此前两起737max坠机事故当中的346名遇难者,每个遇难者家属将获得14.4万美元的赔偿金。根据上述调查报告结果,遇难者家属或将得到更多的赔偿。

      定档预告中,喜宝直言不讳地说“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有钱也是好的”。在那座由玫瑰花铺就的古堡里,坐拥无数名车与昂贵珠宝却失去了爱人的喜宝,开始在回忆中讲述这个充满着物欲与爱情抉择的故事。

这份两百多页的报告详细的阐述了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股价大跌、业绩承压,波音深陷困境

空难本可避免,波音难辞其咎

正如王星星所言,哈佛大学校长巴科6月2日致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土安全部执行部长沃尔夫,敦促美国政府重新考虑对国际学生、学者和专业人员的非移民签证限制,特别是不应该对选择性实习培训计划(OPT)和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的国际学生进行限制。巴科强烈建议美国政府避免采取针对某些国家学生的强硬限制措施,因为这有悖于美国的建国宗旨和公开、包容的宪法精神,也将在科学研究的关键领域把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割裂开。除了哈佛大学,美国其他高校负责人也就美签证限制政策表达反对意见。5月29日康奈尔大学副教务长沃尔福德在代表该校发表的声明中表示,康奈尔大学因为有优秀的中国学生、出色的中国研究人员和热忱的中国校友而更为强大。我们强烈主张在所有学科领域继续为来自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所有国家和地区的康奈尔学生和研究人员发放学生和学者签证,并继续发放毕业生临时工作许可。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古特曼6月23日在学校网站发表声明,为美国政府针对某些国际学生和学者进入美国的限制措施深感不安。声明说,来自中国的学生学者总是被他人怀疑在美国学习和研究的动机,但自1896年第一位中国学生到校学习以来,中国学生、教师和员工对该校世界领先的研究和教育至关重要。宾大将竭尽所能继续欢迎来自中国和其他各国的学生学者。

截至今年6月末,波音未完成的订单总额为4090亿美元。其中包括超过包括4500架商用飞机,价值超过3260亿美元。

商用飞机业务方面,今年上半年,波音商用飞机交付量为70架,去年同期为239架,同比下降71%;其中737系列飞机,今年上半年波音共交付9架飞机,去年同期为113架,同比下降92%。

2019年3月10日,一架隶属埃塞俄比亚航空的波音 737 Max 8 客机于起飞后约6分钟后坠毁,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全部罹难。由于埃航事故相距狮子航空610号班机空难不到半年,波音737 Max新交付飞机再次发生极为类似的致命事故,使波音737 Max客机安全性受外界广泛质疑。

3月11日,中国民航局率先发布禁飞令,该项禁飞令引发多个国家响应,最终737 Max被全球禁飞。

美国高等教育界人士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签证收紧以及毕业后在美就业的不确定性已经让中国留美学生的处境雪上加霜。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外交政策研究所主任傅瑞珍表示,美国政府限制中国留学生签证和反移民立场已经对来美留学的国际学生产生抑制作用。但实际上美国大学的很多研究活动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学生。当前美国大学面临财政困难,失去国际生将是额外的沉重打击。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加利福尼亚州是中国学生来美留学的最佳目的地。加州多个高校担心美政府近日颁布限制中国学生、学者来美深造的新规将使加州高校失去优秀的科研人才。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帮办、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教授谢淑丽表示,“我确实担心,美国的政策会在很大程度上阻止有才华的中国学生来美攻读研究生或从事研究,从美国科技创新的角度来看,这将适得其反。”据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国谷歌公司前总裁埃里克·施密特表示,目前美国禁止中国学生来美留学的立法努力可能会“违背美国自身的利益”。这位现如今担任美国五角大楼国防创新委员会主席、国会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技术大亨近日在接受一家军事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很多顶级的研究生都是在国外出生,而且通常都是中国人。”

报道中还提及,FAA 的安全工程师曾经在波音提交的原始安全报告中发现了致命缺陷,并在埃航空难前就把问题上报给了波音公司和 FAA 总署,但都没有得到回应。

此前,中国航空运输协会就表示,将积极支持和协助会员企业开展相关索赔工作。截至到2019年3月底,我国13家航空公司共运营96架737 Max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