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单位自办托管班假期托管班怎么办才够“香”

为帮职工破解带娃难题,一些用人单位自办托管班,但这种方式存在办学“身份”难界定、出了事故责任难分清等问题

假期托管班,怎么办才够“香”?

我上班你上学,单位同事当讲师

1997年,9岁的陆楠随家人一同移民新西兰。初来乍到,她也像大多数华人移民一样,经历过中外文化隔阂的冲击。记得当时刚入Avondale小学时,她是班上唯一的一名华人学生。一走进教室,班里的小同学们一脸惊讶,对这位黄皮肤、黑眼睛、直头发的女孩很是好奇,陆楠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不同种族的面孔。“视觉冲突”只是其一,当时新西兰本地人对于亚洲人的不了解,更是需要陆楠一步步去克服:她碗里的茶叶蛋让老师和小伙伴震惊不已,而大家手里的派也让她倍感陌生。

义务教学、财务会计等过往的工作经历,一步步成就了现在的陆楠。

谈及自己最大的优势,陆楠认为是移民的身份,让她兼有中西双方的特点,熟谙中西文化,交流沟通零障碍。由于她精通英语、普通话和广东话,经常有同事会向她请教中国语境下怎么办事,也会有华人朋友让她帮忙润色文件、出谋划策等。

国家党的陆楠、工党的陈耐锶,都是年轻的新一代移民。陆楠认为,这反映出了时代大环境的变迁:年龄、种族、外表等考量已逐渐成为过去式,再往后,政治舞台上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二代移民,这是一个时间性的问题。

移民和留学生的就业和发展问题,也是陆楠的关注点。她表示,除大企业外,新西兰社会其实有各式各样的就业机会,自己今后会把这些机会传递给华人和留学生。尤其是在疫情下,她希望大家能够跳出自己的框框,发掘新的机会。

发挥企业自主权,建立有效监督机制

吴海洋是沈阳一家文化传播公司负责人,企业职工平均年龄35岁,现有6~12岁职工子女8人,每年寒暑假都有职工将孩子带到单位,时常影响其他人办公。2019年初谋划寒暑假托管班时,公司在需不需要办学资质上犯了难。

聚焦大选:从专业出发,剖析大选政策

近日,记者对陆楠进行了深度采访,探究这位新晋国家党华人议员候选人背后的故事。

今年暑假,单位办起了托管班,6岁的女儿有了去处,而带娃的都是同事,王许心里踏实多了。

从事导游近十年的纽约市执照导游王悦(Hermit Wang)是该协会成员。他在20日表示,纽约市全年都是旅游季,只在4月和10月相对淡一些,而接待华人游客的导游,10月因为中国放长假,还会迎来一个客流高峰。

陆楠很早就加入了国家党。多年来,她一直积极参与国家党的活动。以“you work for your life”“做到最好,付出更多”的态度,赢得了党内人士的肯定。

记者梳理发现,用人单位开设的托管班主要有自主创办和购买第三方机构服务两种。后者具有办学资质和条件,而前者如何界定说法不一。

“企业办托管班是因职工有需求,属于互助自利行为。在没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应当给企业一定的自主权。”吴海洋说。

不过,适应能力超强的陆楠很快就找到了融入本地社会的契机。借助学校组织的一次野营活动,父母发现,陆楠很快就“开窍”了。经过短短五天同吃、同住的日子,陆楠对周围小伙伴的生活习惯、心理状态和语言文化有了快速的认识,他们的独立和自信深深感染着陆楠,她很快就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对于“融入”,陆楠自身的经验是要多了解、多接触本地的人和事,制造机会、加强沟通,才能增进双方的了解。

在重制版游戏中,玩家可以以第三人称视角操控斯内克,包含闪避和翻滚等动作,同时还能使用武器战斗。

学生时期,陆楠就显现出与众不同的开拓精神。对于她来说,凡事“踏出第一步”至关重要。就拿加入全球化学生会AIESEC来说,一开始,她是被同龄宣讲人自信的台风和丰富的表现力所吸引,渴望成为同样优秀的人,得到机会去锻炼自己。后期,陆楠并不止步于此,她借助学生会平台,为大家做了不少实事。敢拼敢闯的她,亲自创立、开发了远赴国外进行英语教学的项目。这一项目从零到有,给新西兰学生前往乌克兰、波兰等国家开展英语教育的机会。该项目让本地学生和留学生受益匪浅,教学能力、眼界和适应力得到了大幅提升。借助这一经验,AIESEC得以将英语教学拓展至其他国家。

他觉得,现有法律应厘清政府、企业、家长、托管方等各方权利义务关系。“企业办托管班,最重要的不是投入场地、人力和物力,而是解决资质确定、责任风险承担等问题。同时,企业托管班不应按幼儿园标准来筹办,更重要的是满足职工及其子女的实际需求。比如,针对年龄较小的职工子女开展兴趣培养和参观体验,多为大龄儿童提供课业辅导和课堂讲授。”

沈阳日报托管班开班前,众多家长就午餐及安全问题和单位达成了口头免责协议:职工食堂做的是成人餐,不做“高质低油低盐”的儿童餐;职工食堂主要服务职工,很难顾及儿童的营养均衡问题等。

其次,义务教学的经历让陆楠发掘出自己想要回馈社会的渴望。义务教学能够直接地给孩子们提供英语、数学等知识,现在自己的力量更大了,经验更丰富了,她想做更多能切实回馈社会的事。

孟宇平则建议,牵线推动的相关部门要对这类服务机构进行性质“背书”,明确服务机构是什么性质,是仅有照看服务功能还是带有办学性质。而在法律制定与完善方面,可以先由地方出台相关法规,如果执行趋于成熟,进而考虑在更大范围推广。

王许和爱人都是编辑,平时需要上夜班。暑期孩子无人看顾,她有时会将女儿带到办公室。可无论如何告知不要离开办公室,孩子等不耐烦了仍会溜出去。一次,她正在开会,女儿趴在门缝不停地喊“妈妈”。

上海段和段(沈阳)律师事务所的孟宇平告诉吴海洋,目前,针对企业办的以服务职工为目的的托管班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现行政策法规也不明晰。

“如果将单位托管班界定为校外培训机构,单位办学是不是需要向教育部门申请备案,如果不符合条件是不是就不允许企业办学?”孟宇平认为,不严苛,出了事很难办;过于严苛,则会打击企业办班的积极性。

专业经历:财务教学背景,衔接政治之路

因此,在谈到国会议员候选人这一身份时,陆楠首先问的是:候选人的意义是什么?我能为华社做什么?能为国家党做什么?——长久以来,为社会付出、回馈社会,已经融入了她的血液。

“但疫情给今年的纽约旅游业带来寒冬,包括不少华人在内的很多导游已转行,甚至协会内部的调查也显示,三成执照导游考虑明年不再更新执照。”王悦说,“考虑到来自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华人旅行不会很快恢复,一些仍在坚持的华人导游开始开拓思路筹划特色团,例如游艇出海钓鱼、美食团等。”

王悦说,暑假原本要接待的中国学生团取消后,他便透过网络与学生分享美国的文化、艺术,“纽约市正逐步开放,我已开始为接团做准备,前段时间主要是线上导览,8月底起到重开的博物馆实地考察,掌握最新信息。”

王悦表示,“正常时期,纽约市可游览的地方太多,游客由于时间、精力等有限,往往会放弃不是很知名、却颇具历史意义的景点,而现在正是探索这些地方的好时机。”他正在准备游览和介绍法拉盛历史古迹的团,“法拉盛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这里有全市最老的柳树;肯塔基州的美国前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纪念故居木屋的木材来自法拉盛的一片林子。”(朱蕾)

2020年大选中,陆楠最关注的首当其冲是经济政策,这与她自己的专业背景和发展方向是一致的。针对疫情影响,国家党赢得大选,会为中小型企业制定税务和财务方面的切实政策:GST起征点提高,降低企业财报、完税方面的费用和成本,改变折旧率,减缓中小型企业成本压力,预缴税的时间也将延迟⋯⋯陆楠表示,这些政策拉长了交税的时间、提高了起征点、减少了缴税纳税的成本,能有力缓解企业的现金流压力。更重要的是,这些经济政策都是可持续性的,并不像工资补贴那样,是一次性的帮助。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工资补贴并不能完全覆盖企业成本,有一些企业在后期干脆放弃了申请。

首先,财务类的工作让她累积了大量的专业知识,这些知识和经验可以联系到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规划,把它们运用到今后的政治生涯中,为新西兰的企业和经济带来实际的帮助和改变。

疫情期间,该协会并未停止运作,艾玛说,协会日前推出全新项目“游览你的城市”(Tour Your Own City),主要面向美国东北部的居民,在执照导游带领下,安全地探索纽约市,“和最了解纽约的人一起深入这座城市,希望以此增加导游的收入、促进旅游业恢复。”

陆楠表示,自己虽然年轻,但在今后的工作中,会多多与新老移民交流。她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地华人会更加了解自己,看到自己的长处和闪光点。她对自己非常有信心。(丹妮)

办学“身份”先界定,出了事故好认责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在“企业办社会”年代,一些单位办的托儿所、幼儿园、小学,是企业所属单位。如今的单位托管班是何性质?

“那我给她一个‘星球杯’吧”……

大选像“一道门”,不少华人朋友一直把自己关在门里面,对内讨论得热火朝天,但并没有把声音传递到“门外”。陆楠认为,华人的力量相当大。在最近的人口普查中,华人有24.7万,且69%都居住在奥克兰。华人朋友们很关心政治、经济、教育、养老、治安等问题,只要我们把声音结合在一起,拧成一股绳,传递出去,就能让更多人听到我们的声音。而大选投票,就是发声的关键渠道。

现在,华人移民的平均年龄为33.3岁,80后、90后已经长大成人,未来将是社会的顶梁柱。这些人中有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那么,这些人做什么,能对新西兰社会和养老有利?华人未来如何站上更大的平台?陆楠愿意站出来,为大家提供机会,让更多人走向更大的舞台。

陆楠的开拓进取精神,离不开父母的教育和指导。从小,父母就非常鼓励她进行独立思考和创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很少给出条条框框的强制规定。做义务教学时,一名年轻女学生远赴乌克兰,父母多少会有不放心——要知道,那个年代并没有发达的4G网络,手机的功能也仅限于打电话和发信息。但是,父母耐心听取了她的想法和计划,决定放手让女儿一试,还提供了更多的经验和建议。在采访中,陆楠十分感谢父母的信任,让她有勇气去闯自己的人生。

“她昨天着凉了肚子疼。”

2018年,全国总工会女职工委员会下发《关于推荐申报全国工会爱心托管班的通知》,提倡单位为小学1~6年级职工子女提供托管照看,有条件的可提供作业辅导等服务。各地工会陆续推动探索自办托管,沈阳日报社工会便是其中一家。

年少移民:经历文化冲突,陆楠怎么做的?

身份优势:精通多语言,做华社的“沟通者”

“你女儿能吃冰棍儿吗?”

假期托管班解决了职工的现实难题。不过,在此过程中,也存在着一些困扰单位和职工的问题。

近日的一天下午,王许收到在单位托管班任“临时老师”的同事发来的问询微信。

新西兰政府一直有很多平台,可以让各群体的人发声。华人朋友们可能由于语言、性格等原因,声音并不响亮。国家党前任国会议员杨健之前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收集华人的声音,再传达给国会。陆楠承诺,作为政治人物和人民公仆,她会继续充当华社的桥梁,收集信息、代大家发声,把这件事继续做大、做得更充分。

作为家长,郭子悦认为,无论是用人单位自办还是购买第三方服务,企业办托管班的关键在于要有明确的监督管理机制。

每到假期,“娃娃去哪儿”就成了不少职工尤其是双职工家庭的头等难事,这一困境在疫情防控的当下尤为凸显。考虑到职工的实际需求,一些用人单位自办托管班。在办学资质确定、责任风险承担等方面,他们期待法律进一步予以明晰。

疫情防控之下,不少托管机构、公益托管班暂未复工,这让家有“放羊娃”的双职工家庭倍感苦恼。记者注意到,一些用人单位自发办起了暑期托管班,让职工安心上班。但实践中,却遇到了办学“身份”难界定、出了事故责任难分清、稳定的师资难保障等问题。

陆楠作为一名新妈妈,对于教育政策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希望新西兰的孩子都能拥有更多的机会,在国际舞台和新西兰本地更有竞争力。她还表示,希望能够借鉴其他国家好的政策,为新西兰本地的学生们谋求发展。

(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此外,师资队伍的来源及稳定也困扰着用人单位。近期,沈阳一家快速理赔企业定损员宋志飞女儿的暑期课表一周改了8次。由于企业认为义务阶段的教育应当谨慎,一开始请来了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后因要价不菲放弃,请来公益讲师,但又无法保证8周的课时。最终商讨决定,由职工轮流看护、辅导作业来填补空缺课时。

另外这款饭制游戏的作者选择匿名,所以短时间KONAMI应该是找不到原始发布者,看来游戏有希望真的完成制作。不过据悉这个重制版游戏最终版本也只会包含BOSS战内容,毕竟凭一个人力量要重制整个游戏实在是太过困难,

这是沈阳市总工会在沈阳试点的首家用人单位自办托管——沈阳日报社职工子女假期托管班。当天,孩子在单位食堂吃了一荤两素的午餐。偶尔,张冰会通过微信群传来的图片了解儿子的情况——或在学编程,或在安静自习。

8月中旬的一天早上,在沈阳日报社工作的记者张冰带着放暑假的7岁儿子来到单位,将孩子送到单位办的托管班后,开启一天的时政新闻采访工作。

“有了监管,就算发生意外也能明确定责,这样职工能安心将孩子带到单位。”郭子悦建议,企业可以借鉴一些幼儿园推行的家委会制度,将其纳入到日常管理,由家长们自发约定规矩,统一标准。

单位办托管的还有一个好处,即能让孩子了解父母的工作。开班当天,60名6~12岁的小学员参观了沈阳日报报史馆,了解这份报纸的成长历程。当晚,女儿就对王许说,“妈妈,原来你的工作这么有意义。”

因为工作机缘,陆楠曾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工作过。

事实上,今年5月,沈阳日报工会就酝酿成立托管班,为满足儿童活动场所消防安全要求,工会将托管班位置选在了广告部办公区,大部分授课老师都是单位职工,还有一部分从社会上招聘的公益讲师。为了满足6~12岁学员的课程需求,托管班按年龄段将孩子分成两个班,设计了硬笔书法、舞蹈、编程、声乐、播音主持等课程。

作为两种文化的桥梁,陆楠表示,只要双方加强沟通、相互学习,就能更好地了解对方的思维,文化和习惯。

据了解,像这样分清责任的做法还是少数。大部分单位和职工没有签订安全责任划分协议。2017年7月,沈阳一家科技公司职工郭子悦的儿子在单位开办的夏令营中摔伤了腿,医药费花了两万多元。面对“好心带娃”的单位,郭子悦最终放弃了索赔。

2018年通过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校外培训机构须经审批取得办学许可证后,登记取得营业执照(或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才能开展培训。根据《意见》,校外培训机构在消防、环保、卫生、食品经营等场所条件、师资队伍、课程设置上有严苛的要求。

积极进取:迈出第一步,做个“开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