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店换了一个又一个老板背后可能有猫腻!

美发店换了一个又一个老板 背后可能有猫腻!

杭州女律师耗时一年多,揭开冰山一角

何女士拿到被告身份信息后,再次到法院立案,立案庭法官认为6个被告有错误,不予立案,要求补正。经多次沟通,立案庭法官最终同意将其中一家公司作为被告,另外两家公司作为第三人,3名法定代表人不能作为被告。何女士只能听从法院建议。但是,立了的案件,又被移送到了另一个区的法院。一来一回,仅立案就耗费了几个月。

但现实是,很多消费者觉得打官司太过麻烦,都持观望态度,“都想让别人先试一试,而且觉得能拿回钱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想折腾。”

套路一:“老师”通过语音讲课、推荐股票、让业务员发布“老师”推荐的股票挣钱的虚假消息的截图……让受害人充分相信他们群里推荐股票的老师是所谓的专家,引导受害人,“想多挣钱,你得下载我们的APP。”

李黎虹通过网络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国裁判文书网”等平台,通过法院调查协助函向市场监管局调取企业内档信息,又通过查询相关企业法定代表人,结果牵出了更多企业。

在一位刘助理的指导下,蒋女士通过对方发送的链接下载安装了“安本机构专用”App,平台不仅有一对一的炒股专家做导师,还专门安排了市场专员指导蒋女士充值。

如何让受害人自愿充值呢?先是让受害人小赚一笔,下大单之后通过后台操作迅速将受害人充值资金赔光,让受害人误以为是自己操作不当所以赔钱。

2019年5月第一次开庭前,李黎虹重新整理了证据材料,将3家公司和3名法定代表人作为共同被告,向法院正式提出追加被告的申请。经过多次沟通,法院终于同意将上述6个主体作为共同被告。

在法院正式立案后,涉事美容美发店的态度就有了极大转变。

李黎虹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决定直接介入案件维权,正式接受代理。

据厦门警方在线微博,“1块钱的收益,转眼可以翻10倍。”一般人不相信的“天上掉馅饼”,厦门的骆女士却信了。

有关联的美容美发店至少有16家

2014年10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与渥太华大学医学院强强联手成立的“上海-渥太华联合医学院”落户仁济医院,成为中国临床医学本科教育领域首个获教育部批准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2015年9月,该学院迎来了首批新生。经过五年的学习,如今,46名学生顺利毕业,其中18名学生获得渥太华大学医学院荣誉证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于长学专门发来贺信。叶佳琪 摄

平台软件打不开,联系人全部消失,蒋女士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向公安局报了警。

“一个服务合同纠纷,却涉及6个被告,而且把3个法人代表列为被告,首先需要这些被告个人身份信息。”于是,何女士只能向法院申请调查函,然后到派出所调取自然人被告的身份信息。

骗子推荐的APP在普通应用商店里找不到,来自他们发给客户的链接或者二维码。

骆女士一听立即注册了账号,注册完后,骆女士发现要充值满20万元,才会有一对一的辅导,经过讨价还价,骆女士最后被允许充值15万元即可。

观察了半个月,蒋女士对这位方林老师渐渐产生了信任,随后,这位方林老师在课上宣布他的团队与一个名叫“安本”的机构进行了合作,声称可以利用机构的专用席位大幅提升打新的中签率,这让蒋女士十分心动。

8月13日,上城区人民检察院对向某某等四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

于长学在信中指出,两校以合作办学为依托,开展学生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的深层次高水平合作,成为中加教育合作和人文交流的成功实践。教育合作和人文交流为改善发展中加关系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希望两校不断深化师生交流和学术合作,为促进中加关系健康发展和人民友好交往贡献力量。(完)

“虽然钱不多,但赔偿损失还是蛮少见的。我查了一下,其他合同纠纷调解好像都没有这样的赔偿款。”李黎虹坦言,因为各种原因,这个案件留有遗憾,很多问题还未调查清楚,自己收集的一些材料可能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比如每次美容美发店收款,用的二维码并不是对公账户,最终钱款打向了哪里?这个账户的主人会不会就是幕后操纵者?这些我们是没有权限查看的,也许只有公安介入调查才能解开谜团。”

“打中”新股却被骗340万

另据义乌公安,今年5-8月,短短三个月时间,义乌市就已发生21起下载炒股APP诈骗案件,涉案金额巨大。

1.当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猖獗且具有隐蔽性、境外作案等特征,一旦被骗资金损失很难挽回,因此接到各类投资、炒股等电话或微信推销时,应当审慎甄别,仔细核实对方所谓公司、投资人员相关资质,是否有正规营业执照、是否有证券投资类经营许可、导师是否有相关从业证书等。

想退钱维权的消费者至少有16位,最多的一位卡里充了7万多元,少的也有几千元,涉及金额有20多万。怎么办?小区里好像有位女律师,找她问问。

但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

李黎虹想通过自己代理的这起案子,给消费者提个醒:选择预付式消费并充值时,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要进了别人的圈套。“出事后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是一个又漫长又艰难的过程,普通人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背后可能有一个高智商团队

这家店所在的地址,在工商登记上的却是另外一家美容美发店;这家店登记的地址,则在另外一个区。不仅如此,当时顾客充值的收款主体,是第三方企业,也是一家美容美发店。

小江告诉李大妈,因为她是方老师介绍的,在该平台拥有专用席位,有优先申购权,可以纯资金申购新股,并保证替她补回亏损。听着听着李大妈又投了11万,并先后中了三支新股。

李黎虹说,美容美发店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频频复制“盈利模式”。“这样的事一定不是单人能够完成的,背后必然有一个团队,而且这个团队很懂法律的漏洞和现状,是一个高智商团体在有规划地运作圈钱。”

几次课下来后,小江还邀请李大妈进了一个微信群,群里不仅听课免费,连推荐股票也免费,里面除了小江、方老师还有不少和李大妈一样玩股票的朋友。

听起来有点绕,简单地说就是:A是在工商注册登记的名称,B是店面招牌,收款方却是C。

今年3月,骆女士通过微信关注了一个叫“章盟主”的公众号,该公众号会定期推送一些股票信息。观察一段时间后,骆女士发现该公号推荐的股票都涨势喜人。

2018年10月,何女士所住小区门口的那家美容美发店出事了。这家店是2017年11月份前后才开的,是在上一家美容美发店的基础上新开的。经营不到一年,店里员工突然又换了新面孔,老板也换了。小区业主们想找当初办理充值的老员工退还充值卡里的钱,但对方解释,老店经营不善,钱都亏掉了。

李黎虹心生疑问,开始对类似案例进行深入调查。她走访了杭州十几家类似美容美发店后发现,美容美发店换老板,也许不止经营不善这么简单,很可能是通过这种方法恶意圈钱敛财。

听到调查结果后,充值了两万多元的何女士坚持要将这三家相关联的企业和法人都诉诸法庭,但打官司过程却一波多折。

“一开始他们很是无所谓的,就说没钱,余额退不了。后来法院立案了,他们就多次来沟通,希望能私下调解,但是调解金额不尽如人意,难以全部退回。”李黎虹说。何女士坚持要起诉到底,“不仅仅是几万块钱的事情,而是涉事美发店恶意性太强,我们想弄清楚背后到底有什么猫腻,也想给更多的消费者提个醒。”

对于这次调查结果,李黎虹产生了一个猜测:这些美容美发店是以发展客户并鼓动他们大额充值预付款为目的,继而通过停业、转让等手段“跑路”,大肆侵吞巨额资金,最后再异地开店,重新寻觅客户充值。

李大妈和大部分“股友”一样,下载了“**投资”的APP,并投资了20万购买推荐的股票,但让她血压飙升的是才没几天就亏得只剩4万多,她告诉小江自己怕了,不想做了。

软件打不开 “老师”消失

下载以后会引导顾客在APP里注册自己的资金账户,填写个人信息。开设好账户以后再绑定银行卡,然后再让受害人使用APP进行充值。

起初,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黎虹也认为,这点事启动诉讼维权,成本太高,建议求助者向市场监管部门反映,或者找媒体维权。经过多方协调维权,那家店同意充值卡内的余额还能继续使用。但顾客很快又发现,如果按照新店给出的消费规则,他们之前充值卡里的钱全都贬值了。

随后,骆女士加入了他们的微信群,还下载了群内分析师推荐的炒股APP。分析师告诉他,如果购买的股票收益是1元,在这个软件里购买就能让获利翻10倍。

厦门警方近日通报了这起案件,厦门翔安公安远赴湖南长沙,将涉嫌诈骗的团伙成员熊某抓获。

据央视财经消息,随着近期股市热度提升,股民们常常会接到类似的荐股推销电话。家住杭州市上城区的蒋女士已经炒股10多年了,就在今年4月底,她接到了这样的一通电话,推荐她参加炒股直播课。于是,蒋女士添加了对方微信并加入了炒股培训群。受害人蒋女士表示,一开始听了半个多月的课,每天一位叫方林的老师会上课,她认为分析的技术很全面,推荐的股票也挺好。

据中国基金报,警方发现,该团伙以炒股专家、组建团队、打新中签高收益等幌子,诱导用户下载后台可以操控的虚假交易App诈骗。不仅“老师”的身份是假的,连“安本”机构专用App的软件也是假的,这个软件并没有真正接入证券市场,被害人一直在一个虚假的平台中进行股票交易。

在5月19日到21日三天的时间里,蒋女士先后向平台内充值200万元,没两天软件便显示蒋女士中了新股,到6月5日,短短十几天的时间,蒋女士就中了9只新股,这时候平台告知由于没有资金垫付认购新股,投资者必须要提前三天将认购新股的资金提前转入平台,为此蒋女士又先后充值了140万元。但是没想到的是自那天之后,软件居然打不开了。

李大妈很是开心,但小江告知需要缴纳11.5万元的验资费,否则会被取消购买资格。李大妈细细核算了一下,最后是转了验资费,但之后她发现交易平台打不开了,小江和方老师联系不上了,连群里的好友也无法联系了。这时李大妈才想到自己应该是被骗了,便赶紧向拱墅半山派出所报警。

在李黎虹的分析和建议之下,何女士决定将3家企业以及3名法人代表都列为被告。2018年11月,何女士和另外一名消费者到法院提交诉状,可刚开了个头就遇到了问题。

2.当对方发送二维码或链接要求下载无法在正规应用商店下载的APP时,要保持警惕,包括各种聊天软件、投资软件等,此类APP未经正规渠道上架并注册备案,一旦发生问题往往不具备可查性。谨记:正规的投资平台和APP肯定可以通过官方渠道下载。

会不会这就是一个骗局?

上海-渥太华联合医学院首批46名学生4日毕业。叶佳琪 摄

为了这起案子,李黎虹动用了律所一年一个的免费代理诉讼名额,免费公益代理。“不然何女士一共充值了2万多元,哪怕最后胜诉赔到,大部分都要付给律师了。”

9月1日,杭州拱墅警方通报的这起案件显示,李大妈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被骗走42.5万元,而这个炒股群里,除了李大妈,其他人全是骗子和托。

据平安拱墅微信号,李大妈今年已经72岁了,最大的爱好是炒股,用她自己的话说,正是因为年纪大了,才趁着脑子还灵光,再玩几年。5月3日晚上,大妈在浏览电脑的时候看到了一条推荐股票的广告推送,还说可以提高新股中签率,因为好奇,她就通过扫二维码加了微信好友,对方自称方老师。

接到报警后,半山派出所立即成立该案专案小组,对李大妈提供的线索材料进行梳理,但网络诈骗案件智能化水平高、信息链条长、虚假信息多,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一定的难度。8月初,在拱墅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支持下,诈骗嫌疑人的轨迹逐步清晰明朗。

7月10日,包括组织者之一的向某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8月6日,公安机关对向某某等4人提请上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当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于长学专门发来贺信,高度赞赏该项目基于中国医学教育标准,并借鉴北美临床医学专业认证标准,将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无缝衔接,开创临床医学专业本科教学国际化改革先例。

厦门一女子充值15万买“股票大师” 结果崩溃……

为了进一步排查核实,李黎虹整理了一份登记信息表,花了一个多星期,把这些关联的门店都跑了一遍。她发现“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普遍存在,好几家店注册登记的名字是A,但到注册地一看,店名却是另一个名字。

这三家店有没有什么关联?一查,让她大吃一惊。

“当时我建议消费者:第一,要将关联公司和法定代表人都作为被告;第二,主张涉事企业有主观恶意,存在诈骗行为,提出惩罚性赔偿,也就是要退一赔三;第三,由两三名金额较大的消费者先共同起诉,同时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如果有财产能够保全,一方面破除了店家没有钱退款的谎言,另一方面是为了整体考虑,希望保全到的金额能覆盖消费者维权金额。”

第一次开庭,被告没有到庭。法院另行安排了开庭时间,那是在几个月后的12月份了。

充值后,骆女士发现收益迟迟无法到位,甚至股票不涨反跌。5月中旬的一天,骆女士发现群里很久没有动静,想把账户里的钱取出来,发现软件竟然无法登录了。

8月5日,半山派出所出动警力16人,在分局刑侦大队的带领下远赴广东、江西两地成功抓获嫌疑人6名并追回诈骗款27.1万元。目前,该6人已均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另外,她走访调查的这些美容美发店,截止到调查之日,涉及“跑路”的至少有4家,并由此引发过相关的投诉或诉讼,部分店铺还因涉嫌价格违法、非法行医以及消费投诉举报等被行政机关查处过。

李黎虹坦言,有相熟的法官也和她诉苦过,“法官自己也被这样的美容美发店坑过,最终没精力去追究。”

第二次开庭,被安排在了2019年12月25日,距离何女士开始维权已经过去一年多。法院开庭审理,庭后主持调解。因为多种原因,何女士最终同意调解,被告向她退款23356元并赔偿损失7644元。

方老师比较忙,便介绍了自己的助理小江联系李大妈。小江不断给大妈发来名为“国民财务系列公开课”的链接,让她通过直播间免费观看炒股教学视频。

与上述三家企业和企业股东有关联的美容美发店至少有16家!遍布杭州市下城、拱墅、上城、西湖、江干、萧山、滨江等区。许多门店都带有一个“尚”字,而且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之间相互都有关联。

其中有一种,是消费者以“诚意金”的方式换取美容美发店的服务,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服务,就能拿回所付的“诚意金”。美容美发店会以美容师人手不足、员工休假、美容店装修等多种理由拖延服务,直至店面倒闭,消费者的“诚意金”最终打了水漂。

李黎虹在网上和相关系统里查了查这家美容美发店,发现事情不简单。

在采访李黎虹后,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进行查询,输入关键词“美容美发”,发现仅在2020年,浙江就有相关合同纠纷案48件,涉及义乌、普陀、上虞等多座城市,其中半数以上与充值有关。

另外一个消费者发现刚起诉就这么麻烦,很快打了退堂鼓。